• Dec 03 Thu 2009 00:11
  • 捨得

在網路上看了一篇故事...

看完忽然覺得,緣份真的得來不易。


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

在這當下,成為我學生的孩子們,時間的長短都不由我控制。

每一段旅程都是由一堆陌生人的交集串連而起,

當下的辛苦, 會不會在若干年後反而是最回味的?


如同我很懷念當初練跆拳揮汗如雨的日子,但是現在叫我去,我反而比較想學瑜伽。

因為年紀的增長,我想選擇靜態的養身運動,畢竟若有擦撞,現在身體的恢復力不如年輕氣盛的當時了。


在有選擇的當下,其實是幸福,也是痛苦。


一如我大可轉身離開,但是為了錢、經驗、可愛的小朋友、家累,一切似乎變成重重綿綿的紅線。


捨得之間,從來都由自己決定。但是緣份的來去,卻讓人膽戰心驚,無從掌握。


最近看了一堆天下雜誌的溫室效應報導,地球只要上升六度,人類食衣住行全都要改寫。


速度之快已在彈指之間轉動,我想這若是瑪雅預言的必經之路,


那麼,我所習以為常的生活,必定將劇烈轉變,而且無法招架。


那麼有限的時間內,我想留下什麼?想紀錄什麼?想體驗什麼?


雖然說人生本來就是有限,但是要像現在瞬變如此之快,也算是我們這一代的運吧?


短期的目標,長程的理想,似乎在命運的推動下加速了。


莫名其妙的,想起了兩句話。


我命由我不由天 與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。


尤其後面這句,簡直成了佛門的無頭公案。


我傾向接受,

浩瀚宇宙中,眾生皆有佛性,當那微弱的光芒發光的時候,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,無可取代。



另外摘選網友的說法,

當一個人發現自我意識存在的寶貴時,一言一舉就開始俱備可觀的力量。

你沒發現發現自己是那麼重要時,當你死掉的那剎那,世界跟著你一起消失。

但為何你在世時,卻讓世界那麼不在乎你?



首先,就我個人的認知,世界不會跟著自己消失,反而有另外的延續。

但,若文者的世界,指的是聯繫所有親友的一切,那麼,就感傷了。


或許,在消極讓命運推著走的同時,頑劣的完成自我,也不失為一種經歷。



對了,講那麼久,那篇文章,如下...



在佛祖面前求了一千年的女孩


有個年輕美麗的女孩,出身豪門,家產豐厚,又多才多藝,日子過得很好,媒婆也快把她家的門檻給踩爛了,但她一直不想結婚,因為她覺得還沒見到她真正想要嫁的那個男孩。

直到有一天,她去一個廟會散心,於萬千擁擠的人群中,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人,不用多說什麼,反正女孩覺得那個男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結果了。可惜,廟會太擠了,她無法走到那個男人的身邊,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男人消失在人群中。後來的兩年裡,女孩四處去尋找那個男人,但這人就像蒸發了一樣,無影無蹤。女孩每天都向佛祖祈禱,希望能再見到那個男人。她的誠心打動了佛祖,佛祖顯靈了。

佛祖說:"你想再看到那個男人嗎?"

女孩說:"是的!我只想再看他一眼!"

佛祖:"你要放棄你現在的一切,包括愛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。"

女孩:"我能放棄!"

佛祖:"你還必須修煉五百年道行,才能見他一面。你不後悔??"

女孩:"我不後悔!"

女孩變成了一塊大石頭,躺在荒郊野外,四百多年的風吹日曬,苦不堪言,但女孩都覺得沒什麼,難受的是這四百多年都沒看到一個人,看不見一點點希望,這讓她都快崩潰了。


最後一年,一個采石隊來了,看中了她的巨大,把她鑿成一塊巨大的條石,運進了城裡,他們正在建一座石橋,於是,女孩變成了石橋的護欄。

就在石橋建成的第一天,女孩就看見了,那個她等了五百年的男人!他行色匆匆,像有什麼急事,很快地從石橋的正中走過了,當然,他不會發覺有一塊石頭正目不轉睛地望著他。男人又一次消失了。

再次出現的是佛祖。

佛祖:"你滿意了嗎?"

女孩:"不!為什麼?為什麼我只是橋的護欄?如果我被鋪在橋的正中,我就能碰到他了,我就能摸他一下!"

佛祖:"你想摸他一下?那你還得修煉五百年!"

女孩:"我願意!"

佛祖:"你吃了這麼多苦,不後悔?"

女孩:"不後悔!"

女孩變成了一棵大樹,立在一條人來人往的官道上,這裡每天都有很多人經過,女孩每天都在近處觀望,但這更難受,因為無數次滿懷希望的看見一個人走來,又無數次希望破滅。
不是有前五百年的修煉,相信女孩早就崩潰了!日子一天天的過去,女孩的心逐漸平靜了,她知道,不到最後一天,他是不會出現的。又是一個五百年啊!最後一天,女孩知道他會來了,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動。


來了!他來了!他還是穿著他最喜歡的白色長衫,臉還是那麼俊美,女孩癡癡地望著他。這一次,他沒有急匆匆的走過,因為,天太熱了。他注意到路邊有一棵大樹,那濃密的樹蔭很誘人,休息一下吧,他這樣想。
他走到大樹腳下,靠著樹根,微微的閉上了雙眼,他睡著了。女孩摸到他了!他就靠在她的身邊!但是,她無法告訴他,這千年的相思。她只有盡力把樹蔭聚集起來,為他擋住毒辣的陽光。千年的柔情啊!男人只是小睡了一刻,因為他還有事要辦,他站起身來,拍拍長衫上的灰塵,在動身的前一刻,他回頭看了看這棵大樹,又微微地撫摸了一下樹干,大概是為了感謝大樹為他帶來清涼吧。然後,他頭也不回地走了!

就在他消失在她的視線的那一刻,佛祖又出現了。

佛祖:"你是不是還想做他的妻子?那你還得修煉。"

女孩平靜地打斷了佛祖的話:"我是很想,但是不必了。"

佛祖:"哦?"

女孩:"這樣已經很好了,愛他,並不一定要做他的妻子。"

佛祖:"哦!"

女孩:"他現在的妻子也像我這樣受過苦嗎?"

佛祖微微地點點頭。

女孩微微一笑:"我也能做到的,但是不必了。"

就在這一刻,女孩發現佛祖微微地嘆了一口氣,或者是說,佛祖輕輕地松了一口氣。

女孩有幾分詫異:"佛祖也有心事?"

佛祖的臉上綻開了一個笑容:因為這樣很好,有個男孩可以少等一千年了,他為了能夠看你一眼,已經修煉了兩千年。"

生命總是平衡的,以一種我們了解或是不了解的方式。

問世間情為何物,乃是一物降一物。
創作者介紹

果蓉 的 部落格

果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foxkaii
  • 可愛的小朋友?這句是謊言吧...。

    話說,後面那個故事,我蠻無言的。因為那個劇情看來是一見
    鍾情,但是蛻去皮相後呢......?
  • foxkaii
  • ...妳的音樂害我想到...伺服器維修中...卡住的畫面= =||...